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7

海天一色

海天一色,是我此时抬头便能看到的景色。风平浪静以后,海面上漂浮着几艘渔船,它们赶上了好时候,当然,这是属于远观者的好时候。因为,此刻的海天尚未变蓝,小小黑色渔船与浅灰色的海天,构成了一幅好似沉睡了百年的水墨画,安静与祥和。

很多次,我坐在沿海的公交车上,从并不透亮的车窗内偷窥着这片海。有时,它温柔平静,以至于让我有种想去拥抱它的错觉;而有时,它又不安躁动,一层层海浪互相推搡,但看上去力度却刚刚好,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甚至我曾幻想过,不论是温柔还是躁动的海,可不可以肆意躺在上面,感受着它的喜怒哀乐,却不被它吞噬。

近观的海才会有七情六欲,而从33楼的窗台远观它,它永远都安然大气,一片安宁。这可并不是海欺骗了我们,而是眼见并非如实。
是啊,眼见并非为实。同样的,心念并非为理。

距离CPA考试只剩117天了,刚刚午睡起来的我一心默念的便是,我必须要争分夺秒的看书了。但是,邹医生的一句话让我开始动摇那刚刚萌生的信念。他说,如果我是你,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会看审计。那么,他的这句话便敲醒了我,自己心里的某一信念并非拥有着自以为是的道理。

之所以会因生活的索然无味而感到焦躁,我想,是用错了方式去度过了眼下的生活。这段日子,我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与CPA强加关联,状态好的时候是在看它,状态不好的时候是在抱怨它。我就这样和它纠缠着,好像只要我与它纠缠的越久,我就能顺利考过一样。
就这样,我在自设的道理中奋战,以为自己多么努力,实则收获渐微。韩寒说,我们听过了那么多的道理,却依旧过不好我们的一生。我突然觉得,我们是听过了那么多的道理,但我们依旧在自顾自的按自己的道理惯性前行,其他人的道理只是听听而已罢了。

譬如说,这段时间,我自设的道理便是要利用所有空闲的时间专注CPA考试,而邹医生告诉我的道理是,考试固然重要,但它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你的生活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等着我去呵护与交融。若我只是听着他的道理,而依旧我行我素硬把考试塞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我想,各种不和谐依旧会陆陆续续出现,并且,它们会越来越错综复杂,越来越不依不饶。

然而,当我愿意去改变的时候,不再执念于自设的道理时,生活可能又是另一番模样。如果此刻生活够糟糕了,为何不去试一试,万一真的会高效高质量很多呢?其实,生活本是不痛不痒的,很多的情绪都是自己添加,自己去掉。也可以说,生活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喜剧悲剧,都随自己的心念,随自己是否能适时改变。当然,思考是个很关键的因素,会思考的人,生活总不会太差的。

嗯,试了试,放下CPA,码完这些字,瞬间觉得自己的生活多了一份色彩。再抬头看看窗外,海天依旧一色,而不同的,是此刻我已卸掉了那份急躁的心态。

                                                                                                                                                                    翦小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