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6

绝不辜负 这碗鸡汤

2016年的秋天,25岁,是18岁与自己约定好,要开始化妆、踩高跟、穿裙子去横穿马路的一年。一直以来,我喜欢用特立独行去标榜自己,也特希望自己爱上的是一个特别的人,他可以不完美,却一定要异于常人。于是,从青春懵懂开始,我便寻找那个人。十几年间,我遇见过被暗恋两年的不羁少年表白的初恋,遇见过只因热爱,身揣五十元、退学独自去西藏生活几年的loy,遇见过假期各种努力打工的绅士学霸,也遇见过陪伴六七年最终远去了新疆的兵哥哥。但唯独本命年遇到的另一个特别,是我开始觉得我是生来驽钝平庸的常人,只想要他的不离不弃,守我一世平淡。

他是理性内敛却不失理想的浪人,我是感性豪放也死抓理想不放的疯子。我经常会不由自主说一些直白炽热的情话,他总是拉拢外套,说,我好冷。或者,还补一句,我刚才都打了一个寒颤。但,我喜欢说完这些话之后,两人相视而笑的模样。估摸着,他读完第一段的最后一句话后,又会想找被子暖暖身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