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5

我的小王子,好好的。

靖儿:
        对不起。我现在好恨我在离你这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好想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像往常一样,逗你笑。好怕你越来越内向,越来越封闭自己,怕有一天连我回来靠近你的时候,你也会把我推开。
        刚我妈给我电话,告诉了我你最近的状况。那时候姐姐还在加班,挂完电话后,脑袋一片浆糊,便想你想哭了,好想给你电话,但时钟已指向十一点了,现在你应该已经躺在床上了吧,只是不知道你睡着了没。
        靖儿,我真的好想你,从未想过我在这陌生的城市一个人放声大哭是因为你受了委屈,深夜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痛恨自己不能好好陪在你身边。你现在还好吗?不要因此不开心好吗?姐姐知道你很努力,也知道被妈妈打你的痛和被剪掉头发的自卑。但好弟弟,在姐姐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帅的,也一直是很勤奋的,只是学习的方式需要改进。我很想帮你,可是这条成长的道路只能由你自己去感悟酸甜苦辣,长大是需要感知各种滋味的,而痛苦是其中最有效的催化剂。我希望你是踩着痛苦长大,而不是被痛苦吞噬。
       靖儿,现在脑袋里总有你的各种笑脸,从小到大,我有一千种逗你笑的方式,可现在我连看你哭的机会都没,一直想,如果我现在在家,会如曾经一样,给你买瓶云南白药,命令你坐下,给你涂药,听你惨叫。如果我现在在家,会实现曾经对你的承诺,真正靠姐姐自己的能力去带你吃你最想吃的大餐,看着你吃就是我的满足。还有要陪你去体育馆,打羽毛球,或者第二天我又会把你整醒让你陪我去晨跑…可惜,这一切都只是现在的渴望,渴望能在你身边。
        靖儿,在我心中,你就是我最亲最爱的弟弟,你也知道的,你也能感知的,我是那么爱你心疼你想保护你。姐姐希望你能好好努力,考大学考到离姐姐近的城市,那样我就能像小时候一样保护你呵护你了,不用像现在这样懊恼与无奈。
       记住姐姐的话,你没有能力,你不变强大,生活只会一直复制,复制你每日的辛苦,复制你此刻的难受。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精彩,但你和我都生在普通的家庭,想要感受那些精彩,我们就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否则,你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会如庸人一般索然无味。希望十年后独立的你,不要日日夜夜为如何生存下去而苦扰,而应该是站在生活之上去追求丰富饱满的精神享受。我说的这些你都不需要太懂,因为,我现在最希望的还是你能好好的、发自内心的对我笑,然后依赖这个一直挂念着你的姐姐。
        晚安。我的小王子。我想你。

IMG_2303.JPG

一丝透明

我知道,如果现在不写下这刻的心情,以后再也不可能补上了,就像曾经未开过口的感情,一旦错失,便永远都找不回了那时的深刻。

一天,我拥有二十四个小时,近十五个小时在公司,有十三个小时在工作,日子便被我这样一天又一天的复制掉了。

早上,总比闹铃醒的早,有时候会睁着眼睛发呆,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一个人在坚持什么,而更多的时候是放一首eason的歌,借一点点力量爬起来,去赶那从不误时的班车。

晚上,总比公交车下班晚,走在只剩路灯的大道上,显得自己无比渺小,像被坏掉的机械人,程序性打开总是漆黑一片的门,开灯,脱高跟。

好友告诉我,自己一个人住在外,回家开门时一定要习惯说一声我回来了,即便里面没有人,这样就不会有坏人知道你是一个女生住了。

我说,好。可却从来没说过那句话,因为我更害怕听不到回应,会显得我的新家如此寂静与空荡荡。

我应该是丢掉了什么的。好像前天门给我电话,好开心说,璇,我下周周末休三天,你陪我去厦门吧。

我说,下周末我很可能要加班,晚点给你打过去,现在还在加班呢。可近十二点才回家的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洗漱完,便倒床睡去。

突然想起,第一次一个人住的那晚,怕黑,怕走廊的脚步声,怕不知哪儿传来的响声。而现在,即使有任何异样,都抵不上我要睡觉的渴望。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和闺蜜好好谈过心,好久好久没有去赴宝和BC哥哥的约,也好久好久没有和妈妈爸爸好好说句晚安。好陌生的翦某某,没了梦想,没了热情,没了自己。

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电话没有了可以拨过去的数字,更没了想去依赖的心,成了一个远离亲情、疏远友情、隔绝爱情的翦某某。

可这也是一个真正开始慢慢用时光打磨自己的翦某某,我并不知未来的自己是何种模样,但至少会是自由的,因为没有不辛苦的自由,这是独立后最深刻的感悟。

每过一段日子,总认为是最艰难的,可往往走过之后,发现那时才是最幸福的。可这段日子与幸福无关,它只属于我一个人,它是安静、平和与倔强的。

没有了把幼稚当个性,折磨着自己与亲人。更没了打着爱的名义,互相为难的彼此。只是不明白的事情依旧还有很多,就像如果要陌生何必曾依恋。

xuanr

IMG_4328.JPG
(第二次离开家的行李)

结点

【很容易靠近却很难走进
看上去和谁都很容易相处却只适合玩闹】

曾经看见蟑螂会大叫的女生
现在学会了与蟑螂先生和平共处一室

今早不是不害怕了
而是来不及去赶走
楼下的班车只剩两分钟

刚下班回家看见蟑螂先生
却有了一种同情或者更准确说是一种共鸣
好像曾经有人告诉我蟑螂是打不死的小强

(6•16 晚23:12)

IMG_373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