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5

第一份工作 第一次感悟

生活本就悲喜交加
所以要去坦然接受

当快乐来临时
就去尽情享受

当烦恼来袭时
就理性去解决

来深圳恰好一个月了,说快乐,确实笑得连旁人都暖心;说困苦,也的确活生生狂瘦了下去。这是怎么样的生活?按部就班,却难以踏实;披星戴月,也乐在其中。

2015-3-2:“后天就该出发了,心里的忐忑不安,心里的念念不舍,都不知该怎样去收拾。”
现在回想,那段日子的自己真是傻到极致,每天担心着不可控的未来,每天怀疑着自己的承受力,每天乱脑补着错过的交集,把所有可能的坏情况都过了一遍,就像习惯性去包揽所有错误一样。那时候哪知道未来不会按照自己的设想发生,自己也没有那能力去制造所有的错误。
原谅那时候的自己,毕竟幼稚也只剩那么一次了。抱抱那时候的自己,还未从第二次失败中缓过来,却又担下了笔试三门注会的重担。很多人说我运气很好,第一份工作就已有较高的平台,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三十初一,还有个傻逼在抱着书啃,那么渺小的希望,就那么垂死地挣扎。可能老天心生了怜悯,给了她一条新生路。
也就那么明白了,每一次的努力,或许当时真的没能开花,但老天爷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去回赠你。刚开始你以为老天给你的是绝境,可往往他是在帮你打开了通向你渴望已久梦想的捷径之路。所以啊,不能对生活绝望,要和命运愉快地游戏下去,或许不深究那游戏规则,才能真正去游戏人生。

2015-3-8:“–最近在忙什么? –忙报恩啊。”
找工作,是踏入社会的第一次洗礼,洗掉你身上的幼稚,洗掉你对这个社会的我以为。第一次面试,我以为只是简单的自我介绍,随意地回答几个问题。但现实是一点半进去五点半出来,而老天也像看热闹般的来场大雨。第一次上班,我以为努力完成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但现实是,我不能再独来独往,为了和谐的生存,我必须要重新融入热闹的团体,不论他们是谁,早已无选择权。第一次看好友,我以为我们在同一城市,可以随时喝咖啡聊天,可现实是我们见一次面被各自的公司束缚着,还需要跨越不太近的路程。所以,我以为存在的意义,就是嘲笑着你有多么的无知。
但。身边总不缺乏爱我的人,姐姐会时时刻刻照顾我,家人会想尽办法帮我,朋友会经常关心我,连刚认识的同事也会为了我受的委屈而主动去为我解释,保护我,帮我。记住了每个对我微笑的人,然后,用自己的大笑去感染身边的每个人,其实,有时候没那么开心,但我希望你们会因为我而暖心,甚至一起慢慢开心。

2015-3-20:“真的快憋出内伤了,明明很难受,却突然傻笑一声,就哭出来了。”
这是连续加了N天班的一清晨,浑浑噩噩搭着班车,写下了那刻的心情。好友曾问,第一份工作就这样大的工作量能适应得过来吗?或许就是因为工作量太大,都忘了适应的存在,每天累到秒睡的节奏,哪有时间去纠结是否适应。后来,真的某一天自己停了下来,失控的情绪冲垮了之前所有的承诺,满地的脆弱,满天的思念。还想学从前一样任性去反悔,没想到被扇了好大一耳光,才恍然原来每个人都不再是曾经的模样。以前的自己只会躲着哭,而那天只敢在最敞亮的十字路口哭,因为怕,因为无能为力。短短的一个月,笑了很多,哭了不少,所谓的轰轰烈烈,是不是也包括这般得哭笑有常。

2015-3-24:“加班很累,但是一起奋斗的感觉很窝心。”
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已习惯和同事一起生活了,不再渴望曾经的独来独往,不再不适应每天12多小时的相伴。这是个很温暖的集体,也是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这儿的原因之一。上班虽然很累,但每一点的空余时间,都充满了爽朗的大笑。从不会担心工作多么累,只害怕遇不到简单乐观的友人。还好,如尝所愿。累死累活的第一份工作,配了一群有情有义的战友。

可你也知道的,生活会被一天天平常的日子磨平、冲淡,好怕就这样过着快没有梦想的日子了。进公司第一个十天,感觉梦想正随着上班天数的增加而褪色甚至模糊黯然。进公司第二个十天,梦想浓雾散尽后,裸露出来的是苍莽时间里有去无回的故事与故人。那么,如今我还能指望的,大约只是心灵的成长,祈祷生的优雅可以抚慰它的渺小吧。

[以为不再会更新Mercury,可不知道有一天我会在宝的公司陪着她加班,然后一个人在陌生的办公室敲打着还温热的昨天。]

xuanr

IMG_3007.JPG
(摄:大梅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