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4

天使告诉我

世界那么微妙,有那么多种不可思议,你却把自己定义在那里,杀死了所有的可能性。
——题记

总以为自己够成熟,陈年往事能喋喋不休出大把的道理。总会看着小孩子发愁,如果告诉他们长大是需要付出撕心裂肺的代价,那么这可以阻止他们不用长大就好了。可这就好比我想睡在彩虹上一样,纯属做梦。

昨天和特教的小朋友们几乎呆了一整天,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他们的笑声闹声还依旧在耳边回荡。我还没有好好消化他们给我上的那堂课,舍不得隔离那些天籁般的声音。我很感谢他们,没有故事讲的人才是最好的老师。

他们是一群折翼的天使,如果没有助听器,他们的世界就被上帝按了静音键。因为听不到,所以幼小的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发音去开口叫妈妈。那时候,他们会天真地笑,愉快地玩耍,因为他们以为世界就是那般寂静而充满爱意。

我不知道他们第一次发觉自己和常人不同是何种感觉,但我知道他们每一次努力发出不标准声音时是无比快乐的,满脸灿烂的微笑出卖了简单而知足的他们。快乐,在外人看来理应会离他们很遥远,但实际上对于他们而言却是显得那么唾手可得。我欣慰着他们的单纯,鄙视着自己的复杂,而且复杂的永远都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聪明。

他们的微笑能发光,能温暖你的心,能耀花你的眼。我很幸运,有那么纯粹干净的声音叫我姐姐,有那么脆软娇嫩的小手被我牵着,有那么可爱纯真的他们被我抱起。每一次和他们的接触,都是一场深刻的洗礼。他们难以说出一句话,所以,他们说出的话都是铭心刻骨的真话。

特教老师们是我特别尊敬的群体之一。这一次,我拍摄制作的两张图片居然让很多老师感动甚至落泪。看着他们的留言及感谢,我真的惭愧至极,相比他们而言,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他们,延续了孩子的快乐,燃起了家长的希望。今后,我会很乐意去融入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同时,也继续做一个摄影者,或许,这就是我梦想的开端。

温暖的话多说,伤人的话不说。想说的时候大声说,不想说的时候保持沉默。最近很多朋友好意劝我放弃Cpa的某一门,但这一次,即使是不自量力,我也要试试。请不要再劝我放弃,任何人都不行,说多了我也会胆怯。或许到头来会一无所有,但我真的勇敢过坚持过,原谅我的沉默不语或置之不理。

这些,都是孩子们给予我的勇气与傻气。世界那么微妙,有那么多种不可思议,你却把自己定义在那里,杀死了所有的可能性。我喜欢这句话,孩子们用他们的天真与傻气不停地创造奇迹,那么,我愿意与他们同行,我不孤单。

如今,朋友做了减法,爱情做了乘零,旧人换了旧人。我已经告别太多了,剩下的一些绝不愿放手。不管我弄丢了谁,不管前面又会有谁的出现,对我而言都无所谓了,唯一重要的是——如今谁还在我身边。

西毛

20140820-202027-73227220.jpg

20140820-202153-733131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