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4

非黑即白

有段时间,喜欢烟味,就像如今讨厌烟味一样喜欢。
有段光阴,讨厌画画,就像此刻喜欢画画一样讨厌。

因为,烟味是初恋的味道,是不羁的假面。
因为,画画是沉寂的视觉,是不安的真相。

感觉自己总是一个充满矛盾的黑白体。

•••你以为你很强大,可你终究抵不过被黑夜笼罩的黑暗面,就像此刻你无法驱逐的黑夜。第一次诚实地发现,你是这样的懦弱与不堪…

•••你必须很强大。你逃不掉过去,你逃不了明天,你也不能逃。因为你还在爱,你无法停止爱…

车窗外的家乡总是在离别的时候发觉它的陌生,恨不得自己的眼睛拥有摄影功能,轻轻一眨,便能生成永不腿色的照片。

又到该走的时候了。

柴米油盐的日子,拉长了时间,压缩了情绪。当一天被准备三餐填充时,人会在迟钝中变熟练,在熟练中变麻木,最后,不知不觉,又在麻木中变成了迟钝。还远不到结婚的年龄,却患上了恐家庭主妇症。

还是怀念着函数字母的日子。明明明天就是奔向那种日子,明明明天就可以逃离家庭主妇,可心情还是明朗不起来。之前总纠结晚饭是做山药炖排骨还是萝卜炖排骨,现在居然也贪念那种纠结感。

不想走。)

20140408-192831.jpg

蔚蓝如何如昔

妙脆角是嘎吱嘎吱肉酱味,好丽友薯愿是喀嚓喀嚓香烤味,上好佳荷兰豆是淡淡青菜味,酱汁蚕豆是浓浓牛肉味…

豆豆把麦子刚买的零食一口气全拆开了,然后回想它们各自的味道,再吃。发现,对吃,她掌握很好,吃而不忘味。手机的振动打破了美味与自恋的陶醉,余光落在了青灰色的屏幕上,几行白色的字很刺眼。

“我要找工作了…成绩出来了…很低…”

突然,觉得闹钟的摆动很响,冰箱的嗡鸣很闹。

天道酬勤。豆豆反复默念了三次。然后,嘴角露出了刚被麦子称为自嘲的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笑成了豆豆最常挂嘴边的笑,偶尔笑笑自己的天道酬勤,笑笑自己的铭心刻骨。

呆滞了几分钟,还是拨通了电话。那边,女朋友L的声音依旧温和,这边,豆豆的声音也依旧清脆。仿佛,只有世界乱了,她们,很好。

南方的天气跟着这个乱掉的世界乱了,冬天像四季,不过,今晚恰巧又入冬了。可让豆豆把身边的冷都归罪于这个该死的自然现象。“明天,下午三点,你的成绩出来了,查吗?”女朋友的声音像录音机一样,反复播放。早已没有希望的行为,会不会辜负了偏执。

如果没有手机,豆豆应该不存在于这个空间。来电,麦子。
“外面下雨了,你出来看看。”
“你在哪儿?”
“楼下。”

闹钟不响了,冰箱不闹了。世界还是依旧乱。

豆豆下了三层楼,感觉每一阶都有一段光阴长,都拥有一段明明白白的回忆。明天,麦子该走了。今天,见了面,依旧花之林。坦诚相待,待了,却悔了。对痛,她掌握不好,过了就被遗忘了。

她问,“他有没有问过我?”
他答,“没有,一直都没。”

豆豆闭着眼睛靠在了桌上,因为怕睁着眼会哭。可,她不知道眼帘关不住眼泪。麦子应该是一直看着她,否则那些从眼角落出的划痕不会中途退场。

花开花谢花无心,叶开叶落叶无根。一年没了。豆豆浴火却没成为凤凰。一切都在褪色模糊,除了金色的麦子。一年之内,他们联系很少很少,豆豆说,她想安静学习。麦子说,好。一年之后,豆豆卷进了黑洞。麦子驾着七彩云,还是默默守着她。

楼下,麦子快被黑夜吞噬。那一刻,豆豆突然明白,虽然木真的消失了不见了蒸发了,虽然豆豆或许还念念不忘,但是,她知道,她不会期待他的出现,不会期待有他的未来了。可是,她自以为可以保护麦子的方法好像是把他带向了悬崖。一心想回报麦子的豆豆,一心重复说做好朋友的麦子,对着彼此各开了一枪。

你相信爱情,爱情伤了你的心。你相信朋友,朋友伤了你的心。你什么都不信了,自己伤了自己的心。这是最近,对豆豆最好的诠释。

明天开始,这个小城,又只属于豆豆一人了,独自过着简单的日子,独自完成那个未曾完成的梦,独自在路边丢掉多余的回忆,任它入土,再开花。

“即使都懂,在这个琢磨不透的世界上,坦露内心最真实的情感,无论如何都是危险的。”但都在一错再错。伤人害己,这悲剧,何时才能收尾。

2014年2月17日 雨夜

杂愫

急于摆脱的昨天
却又无法触摸的明天
都抵不上被你破坏的今天

瞬间有点累
觉得很努力了
依旧做得不够好

是不是一直
错误面对的永远是自己

焦虑
不安
挫败
迷茫

好强
懦弱
骄傲
自卑

想放弃
可趴在书堆的你又是那么不甘心

感触过
脆弱不堪的卑微感
听说过
不是你不够努力
而是太过用力

偶然得知
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就都是你过去正确习惯的积累
而你所犯的错误都是你过去所犯的错误之和

于是
你想起
你随意生活
你糟蹋身体
你倔强如牛
你一意孤行

于是
你懂得
太过用力
不但不能抹擦掉过往
反而增添了新的痕迹

走了这么远
努力了那么久
千万不能回头
活成你曾经最看不起的样子。

Xuanr

(Ps:现在,偶尔的闷闷不乐,都来源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安慰自己太多,妥协了太多。所以,学会看得透,想得开,拿得起,放得下。
现在,每天一餐吃八十粒药,才知道当时自己的晕倒不仅仅因为乱吃药,还有曾不爱惜自己所积累的后果。所以,不能一错再错。
我知道,你不会一直闷闷不乐…
就像
在雪中拍摄
忘我、沉迷、微笑的翦某某。)

20140212-191433.jpg

20140212-191450.jpg

20140212-191515.jpg

(2014年2月 桃源中天 摄)
xuanr

如何遇见你,在这最美的时刻。

2/10/14 11:03 晴
二颠:“你今年考文学的研究生怎么样?”
一颠:“…不要。”
二颠:“什么不要,又喜欢看书又喜欢写文章,看,你这不又戴着耳机看书不理我?”
一颠:“…不要。”

2/10/14 8:00 晴
二颠:“昨晚干什么去了?”
一颠:“酒吧喝酒。”
二颠:“我就知道,一身酒气还敢睡在我旁边。”
一颠:“瞬间脆弱了呗。”
二颠:“说说。”
一颠:“……(代表省略无数字,对昨天所有所有的轻描淡写)”
二颠:“你够霸气凶悍啊!看以后谁还敢娶你。”
哈哈
狠狠亲了下二颠,因为意识到,她已不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我感谢三颠二颠教育我的方式,让我一直自己选择自己的路,甚至还鼓励我向我很喜欢的文学方向飞翔。虽然这一路磕磕碰碰,虽然现在一事无成,但我却从未后悔,从未退却,从未放弃,只因为这是自己心甘情愿踏上的旅程。可是我不要文学,这并不代表我不热爱它,而是因为太爱它了——我不想把它与我的面包相结合,在我的世界里,面包=现实。我要让这一片净土始终纯洁无暇,成为我最秘密而纯粹的港湾。

2/10/14 00:00 雪

20140211-134159.jpg第一次喝完酒没有失眠,原来,我的人生没有绝对的定律。
做了噩梦,依旧是在酒吧,多了一个影子,不需要去猜想那是谁,因为那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是不愿再深究的情绪。

2/9/14 23:10 雪
又是那条路,我挽着欢宝,身后一群汉子。有一瞬间像回到了去年的那天,那条路,我挽着娇,身后一群汉子。不过,心情不同,感触不同,温度不同。这一次,我作为保护者,我把喜欢的女朋友欢宝送到安全地带。不想让你一个人穿过那黑色的巷口,因为黑暗的背景总让故作坚强的人不堪一击。我想,如果不是那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我有那么在乎你。是不是总要经历愤怒或悲伤,才能明白自己的在乎,那么,有些会不会太晚抑或终要等到失去。

2/9/14 22:40 雪
你随后也唱了一首歌,我又跑上去敬酒了,当然,没有抢话筒,只是给了你拥抱,要你知道,我所有的任性都是想保护你,虽然于事无补,虽然真得很笨。欢宝,坐下下面听你唱歌时,想着你曾经的眼泪,想着你哭得眼肿的照片,想着刚才那个人无耻的话语,就好想抱抱你,因为好心疼你。你总是给人很坚强的感觉,可就算你真得很坚强,我也要死皮赖脸地保护你,你有你的为人处事,我有我的心肝宝贝。

2/9/14 22:30 雪
天哥在舞台上异常耀眼,时而深情低沉,时而温暖明净,时而磅礴气势,他的台风他的歌声都让我痴迷而骄傲。可,这一切都无法驱散刚才的愤怒。为他鼓掌为他狂呼为他笑过后,我像疯子一样冲到舞台上给刚唱完的天哥敬酒,然后。抢过话筒,对着那个肥胖的主持人咆哮:主持人,王八蛋!我听不清自己的吐词,因为那是咆哮,那是愤怒的爆发,只能感觉火山爆发后的残音。我知道,那王八蛋听清了,所有酒吧的呼吸体都听到了,你也听到了。不过,你说我真笨。可是,我只是想告诉那王八蛋,不准欺负你。虽然现在看起来那是最傻最不中用的方法,可我那时候真的找不到另外的方法,保护你的方法。

2/9/14 22:10 雪
灯光迷糊下,主持人肥胖的身躯在挪动,懒得细看的笑脸上说出了不堪入耳的话,而他玩笑的对面,便是瘦小后退的女朋友你。卡座离舞台不远,可酒吧昏暗的灯光真的看不清那张看了二十二年的脸。所以,那刻我只能冲上去把你扯下舞台。我不知道那段戏弄对于你来说是否司空见惯,但对于我来说那是自尊的底线,或许也触到了你的临界点,否则后来我不会在你的脸上看到一瞬的愤怒。你也许早已融入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学会了怎样以最该有的合适姿态游离。可是,我做不到。我不了解这个社会的规则,所以,我可以不按规则行事。

2/9/14 21:00 雪
为了一个大大的公仔,我把那群汉子从酒吧街忽悠到了70年代(酒吧)。下雪,很冷,曾满座的酒吧也冷到只能用耀眼的灯光与最大调的音乐提醒世人它叫酒吧。酒和游戏,永远是酒吧的调味品,把一个个不安份的灵魂连在一起,为一些没有笑点的举动而一起大笑,总是不懂,罚一人喝酒真的能让那刻的我们笑得那么前俯后仰、乐不可支?现在回想觉得好不可思议,可那刻每个人真的笑得好开怀,毫不修饰地狂笑。到酒吧后,电话了欢宝,这或许是我今天做得最愚蠢的举动。

2/9/14 20:40 雪
新步行街的雪中黑夜像极了逃亡过后的弃村,我承认德国黑啤的后劲上来了,走路有点飘忽,所以一直挽着天哥哥。天哥哥一直说,MAN(妹)(转妹妹音),别人在睡觉(他想我笑得小声一点)。可他们一逗我笑,我就忍不住打哈哈笑。好像天哥问他一个新朋友,忘了问题,但记得 那个人的答案——我是他见过最文静的女生。然后,四个汉子大笑了,我也毫不示弱地想笑过他们的笑声。真的好久好久,没有那样干脆利落、豪放不羁地笑了。我们五人一直走,一直笑,似乎笑醒了雪花姑娘,否则为什么雪花也会越下越欢呢。

2/9/14 19:00 雪
夜空下,打开手机的灯光,可以看见隐藏在黑夜的雪花,就像在路灯下仰望雪花的感觉一样美好。四个汉子与我,提着一瓶超大的德国黑啤,在河边游荡,准备找个较温暖的角落对酒当歌。可惜,河边除了风就是风,像那刻的笑声一样,无处可逃。他们说,那是他们喝过最好喝的酒,我说,我也是。虽然冷到一个个到处蹦蹦跳跳,虽然冷到手都没知觉牙齿冰痛,但大伙喝着辣着闹着笑着,打着雪仗奔出了河边,留下了冬日最温暖最疯狂的轨迹。或许,这就是青春。

☜♥☞
告诉我

我该如何遇见你

在这最美的年华

在那最疯的时刻。

Xuanr
(看不懂的可以倒着看,时间顺序~哈哈)

20140210-161216.jpg

20140210-161247.jpg
(2014.2 沅江边 摄)

psbCA2XWQFW77777777777777
(2013.1 沈阳 摄)

Tagged ,

我处雪

有人曾经告诉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就扔硬币,如果出现的结果会让你有种再扔一次的欲望,那么你就选择相反的决定。昨晚,扔了一晚上的硬币,证明这个方法是有适应范围的,至少我在范围之外。扔了一次又一次,无论什么结果,都有再扔的欲望。

我是标准的天秤子,条件反射地会把一件事情无逻辑斟酌,在我那不算标准的秤上来回反复。宝是我最爱的女朋友,我的这杆秤一遇到她的问题就彻底瘫痪了。无奈之下,问了三个人的建议,一个理论知识丰富,一个实践经验丰富,还有一个仅仅因为他不会忽悠或欺骗我。三个不同空间的人,得出了一样的结论,有点可笑带可悲。

与其期待别人给予幸福,不如自己亲手栽种幸福。就算是对昨天思考后的总结吧。来来来,记录一下今天翦学霸的回归。

20140212-123653.jpg

初八,三颠开始上班了,我也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一清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出门买菜,虽冷但雪天的心情总是会好到爆。一出门,如毯的雪地上留下了唯一一条向前的脚印,我知道那是三颠刚留下的。哈哈,碰碰跳跳在他每个脚印的旁边印下了自己的标志。三颠,三颠,三颠,辛苦了。

20140212-123807.jpg

本打算今早开始坚持晨跑,没想到老天就奖了我一世界的雪。从来没在雪地里跑过,于是头脑一热神经一乱,穿着布鞋就准备跑步去桥头!哦吼~还没出中天的大门,右鞋已经湿透了,脚底像针扎一样难受。放心吧,根本不敢跑,像怕踩到蚂蚁一样挪动。不过…当一双鞋彻底湿透时,就像”风”一样的女子了,根本不用在乎脚下是雪多雪少水深水浅,大踏步地往前赶,偶尔还会快乐地蹦达跑两下,溅起的水花依旧那么好玩。

20140212-123946.jpg

最终,还是到了桥上。脚早就没有了感觉,全身心都被美景勾去了。那刻,脑袋冒出了好多好多…独白。


坚持下去就是要打败所有的借口。譬如,还有那么远的路,脚冻坏了怎么办?

世界上有好多有意义的事值得去做,不要被过去模糊了眼,不要被浮华乱了心。他人觉得快乐的路,一般都不适合你。

当一切糟糕到惨不忍睹的时候,就在这片废墟上破釜沉舟。放开束缚,往往走得更远。

一切的痛都有意义,它可以告诉你你曾经活过,也可以告诉你你曾经很幸福过。最重要的是,学会了怎样保护自己,下次不准这么痛了。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唯美的电影,只是我们舍不得剪切掉每一个镜头,所以在死之前,都来不及把它录好播放。

你过得还好吗?这是最没营养的问候。答案完全取决于那个人的自我描述,你的脑会随着Ta的话语而勾勒出无比幸福美好的画面。殊不知有时候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或欲言又止。

有时候,私自笃定的刻骨铭心,转了一圈回来,被自己嘲笑了。

最大的遗憾便是在看不透的时候惆怅自怜,在能看透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的时光与笑脸。

我一步步向前,说了该说的话,做了该做的事,感谢那些不离不弃的人儿。好朋友,能分享彼此的笑脸,就很好了。

或许,我们一天天在无奈的现实面前麻木,但是在我们中,终于还是有不希望继续麻木下去的人找到了不再能够麻木的理由与坚持。譬如,我和你。

姐昨晚问我,办这个个人网页干嘛,别人又看不到。
我说,一是想送未来自己的一份礼物,即使那时候还是像现在一样差劲,但至少她会明白,我没有浪费她的光阴与心跳。
二是想看的人能看到,不想看的人我是该无所谓了。
三是我喜欢。
Xuanr

20140212-124058.jpg
(沅江大桥 摄)

Tagged

Ten.

十年前。2004年?

小学毕业?十二岁?

如果真是那年,我应该是在经历人生的第一次离别。离别生活了十二年的故乡,从小城镇的北部抵达到它的南部。好像自己在倒退的故乡背影中偷偷抹眼泪,以为自己被带去了很远很远的远方,孰不知那只是地图上忽略不计的距离罢了。

20140202-234257.jpg

20140212-125033.jpg

十年后。2014年。

大学即将毕业,二十二岁。

好像这十年真的一切都在改变…

譬如,我们的容貌、身高与微笑。

20140212-125232.jpg

譬如,我们的观念、性情与拥抱。

20140212-125316.jpg

我不算一个好姐姐。否则今天怎么可以这样疯。带四个弟弟一个妹妹海吃乱喝、电影桌球很OK,但K歌拼酒吹瓶好像是我疯了他们乐了。灯红酒绿下,才意识到最叛逆的弟弟Nr能唱着<父亲>哽咽,最安静的弟弟Zr几乎能完美演绎所有的歌,就连最小的弟弟Jr也唱起了情歌。看来我不仅仅不算一个好姐姐,还是一个特不称职的姐姐。

——————–无厘头分割线——————–(思路遇到了悬崖,瞬间粉身碎骨。)

刚门勇敢给我短信,问我会计题!好吧,玩世不恭的翦女王,还给你几天时间,见完该见的人,说完该说的话,然后是该做回勤奋偏执的翦学霸了,毕竟,只有行走在那条路上,我才能呼吸、微笑、再飞翔。

愿内心宁静,不浮躁
更加有勇气面对长大了的我和不那么完美的世界。

下一个十年 我会怎样?
你在哪儿?

希望 下个十年我还在敲敲写写无厘头
你还是迷迷糊糊很幸福。

晚安

Xuanr

20140212-125549.jpg

(桃源 摄)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