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4

其实,真的什么都不用怕

我不喜欢戴眼镜,害怕迎面走来的是消瘦了回忆的’陌生人’。或许,某天,擦肩了几个人,三分之一因依旧熟悉TA的形态却仍装作视而不见,毕竟,无营养的交谈只会让双方别扭;三分之一微微一笑,毕竟,我们只需要普通人之间的礼貌,延续着所谓的存在的友情;剩下的,我是真的看不到、认不出你而已,毕竟,回忆再重,置之不理,也会被时光搁浅。

2013年,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明了——骄傲的自己,请不要放弃本来属于你的骄傲。不再为所谓的爱情放低你的原则,因为最终没能在一起的理由说人话就五个字:我不喜欢你。往往,当你害怕失去一个人而毫不矜持说爱时,你实际上已经把他推出了你的世界;当你试图推开一个你爱却不敢爱的人时,你实际上已经把他拉得离你足够近;当你努力去忘记一个你真的该忘的人时,你实际上已经想他足够多了吧。

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是把这些回忆那些人妥帖的折好,放进大脑最深的抽屉里,把抽屉合上,再加三把锁,最好把钥匙扔进大海。虽然你知道它在那儿,它永远都会在那儿,但是你不要去碰它就好了。故事中的你我他,不过是千千万万陌生人中的路人了,甚至可能连回忆也都是多余的负荷了。

我不知道属于我的回忆算不算负荷,但,我明了,没有那时的我们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我不否认这漫长的2013我未停止过想念,在一个人吃饭的间隙,在一个人听歌的瞬间,在一个人黑夜穿梭校园的片刻。但,这些想念并不是苦涩,而是莫名的甘甜。记忆中的某天,我从书堆中爬起来,正好与阳光的视线对接,想起了你,然后仰起头傻傻地对着太阳笑了。

时常都会诧异,那样的一个人,怎么也会那样去想?但早已不再是十五六岁的少女,过往教会了我自控与自爱。收拾好自己的天真与傻气,好好学会做一个成年女子,坦然接受宇宙的天崩地裂。开始相信奶奶口中的缘分,就像再短的街道也会错过,就像问候时正好是我卸掉该软件时,就像无法深交与无奈的自找台阶,就像你我注定终年不遇。

痛苦永远是成长最好的催化剂。5号回家那晚,知道一切真相后,彻夜未眠。那时是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找个男朋友,那样我可以把承受的所有害怕、自责、无奈、无助告诉他,我就不会压得那么难受了,或许我能睡个好觉。可是那刻没有那么一个人。第二晚,我吃了安眠药,告诉自己,一切都会挺过去,有没有那样一个人真的不重要了。

站在南极最南的地方,所有的方向都是北方。站在否极最高的地方,所有的征兆都该是泰来了。我希望2014年的翦某某不困于情,不念过往,只要做到这一点,就会更战无不胜的!这篇文章应该是与饽哥约定30号写的2013的总结,但明早就要去奶奶家过年了,热热闹闹的大家庭团聚,难以静心敲敲写写。加之最近有点刻意回避感情,其余已总结太多,就补上这块吧。

谢谢饽(博)哥给了我这样一个空间。我也居然坚持写了一年,虽然现在自己没有勇气去看这一年的点点滴滴,但我能感受到每个时间段自己的心情,看到不同时刻自己的表情。饽哥说我文章的进步就是现在他能看懂了,这到底是夸奖我还是损我?哈哈,其实,我的写作风格就是完全无逻辑无来由,没头没脑地清空一下太满的心罢了。

2013终于要滚蛋了!2014我要在我自己的小宇宙里,继续坚定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记住我喜欢的一段话: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主动认输,主动放弃外,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你败得一塌糊涂的。其实,真的什么都不用怕。共勉之。

新的一年要到来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Xuanr

>图:饽哥南昌 摄)

20140820-203439-74079902.jpg

词穷

现在,零点一十三分。十三分钟前,关了电脑,准备睡个迟到的美容觉。习惯性地打开书房,想催促三颠睡觉,可刚才打开门,灯已经熄灭了,黑色的空间居然也会刺得眼痛,三颠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似乎他很久没有这么早睡了,轻手轻脚地带上了门,我知道他肯定累极了。

回家快一个月了,昨晚才真正地回家,才真实地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像是很久未归家的人儿,倒像是打了败仗的士兵躺在了安全的草原上,或许伤痕累累,但那种松垮解脱感好似进了天堂,可稳稳地睡去。

刚明明关了电脑,和自己约定好十二点之前要去睡觉,可看着安静的四周,安稳睡着的爸妈,安然却恍惚的自己,突然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却发现自己拥有的中文词汇好少。

好忙的最近。乱七八糟的家事,还得抽时间去见那几个难得一见的闺蜜兄弟。今天见了发小君,玩了碰碰车,在超市“坐”车“飚”车,扎堆在了小孩子的世界。有时候会出现一种错觉,我回到了十年前,君在对着我傻笑,说,我真为你的智商着急。

好像日子总被我过得多姿多彩。在出书房那瞬间,又被墙上的全身镜吓了一跳,镜子里面是一个好陌生的影子,很短很短的短发,紫色绿色黄色棕色,确切来说没有黑色,总要反应一刻才知道那就是自己。一个不好笑的笑话,前几天每早几乎都要怀疑镜子中的自己,定了定神,确定后就告诉自己,嗨,又来了一天,把它吃掉,吃掉就好了。其实,4号的那晚我睡不着,想着明天醒了该怎么办,要怎样去面对,可不可以永远不要醒了……可5号睁开眼打开窗,发现太阳依旧升起,人们依旧在各自忙碌,城市还是那副急不可耐的模样,这个地球没有为我而停止自转。那么,我只能配合这个地球继续奔跑,只是那刻在逃命,这刻在追赶,下刻是该追梦了吧。不过,5号那晚,见到躺在床上的二颠才知道,这是多么多么小的一件小事啊。不足悲伤不足流泪不足停留。

最近很多朋友问我,下一步怎么走。顺其自然,嘴里唯一能吐出的字句。我告诉惠子姐姐,现在除了爸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越来越没心没肺了。姐好像对我说了几句话,但我还是什么都没记住。有时候,偏执是一种绝症,无药可救。有一种想法吧。除了爸妈,不要付出也不要再接受任何东西了,不要期待任何事情了,因为这样就不会失望,不会流泪,不会受伤。

头晕得快爆炸了,可就是不想睡,这是强迫症还是神经质的症状?干嘛要活得这么累啊!其实,你又什么都没有做,偶尔还会消极悲伤,凭什么老天派那么多好人在你的身边。幻想把那想法转变为现实,前提是住回水星吧,好像地球法则是爱与被爱、真情与感恩。前不久,我对饽哥说,不想换域名了。今天,饽哥告诉我,他到家了,但家网烂了,他在他妈妈办公室把我网站的垃圾评论都给删了,几百条的评论,一条条删掉。翦某某,虽然这段时间你的确很背,考场晕倒,二颠受伤,走路差点被砸,在酒吧被陌生人吐一身,去电影院电影无法播放等等,但是你的身边真的有好多好多关心你的人,他们都在帮你,对你那么那么好,拒绝不了的好就默默地记住。更要记住,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成功,而是拥有好多好多的爱,好多好多的真情。我谢谢你们给我这么多的温暖,我保证我现在立刻马上去睡觉。

晚安
乱七八糟的翦某某
明天不准再乱七八糟了
收拾好自己
收拾好心情
收拾好昨天
好觉

Xuanr

20140129-005455.jpg

(桃源沅江 宝 摄)

短发

阳光二十六度
微笑三十度
心情零度
逆流泪
短发


再见
顺流雨
零度欣雪
零下负为雪
他处无负无雪

Tagged

向日葵

我的世界,能不能风平浪静。

海、向日葵花海、枫林树海。

好想漂荡在那一片片的海里。

而逐波而随流而侵没而沉落。

终于把它完成了,送给妈妈的那刻,我看到了最美的向日葵。

最近的一切都像一场梦,怎么也痛不醒的梦。在这场梦中,我最爱的人受伤了,可我被这个世界愚弄着,成了最可笑最悲哀的傻瓜。当她被锥心的痛折磨时,我可能还在没心没肺的笑;当她可能永远离开我时,我可能还在怡然自得的生活;当全家为她祈祷时,我在哪儿;当她需要我时,我去了哪儿。最善意的谎言,往往比恶意的谎言还来得心悸与可怕。

不责备任何人,不抱怨老天,翦某某感谢老天爷如此眷顾我。至少,我还能握紧她的手感受她的温度,我还能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而入睡,我还能在画画时吃着她喂我的零食,足够了。只要我爱的人都在我身边微笑、快乐、健康,什么游戏我都愿意奉陪到底。

人,总是在黑暗中才能感受到光明的宝贵,在喧闹中感受到静谧的难寻。我应该是在失去的悬崖边领悟到了幸福。是老天给我上了一堂实践课,他把我推向了悬崖,又猛地拉了我一把,虽狠狠摔倒在了地上,但我是心怀感恩地谢谢他。因为最爱的人还在身边,我不再想要任何他物了。

如今的日子。没有想象中的睡到自然醒,要准备好早餐,要去菜市场买菜。从未想象过这样的日子这一种自己,但当被爱和责任驱使时,即便是让我去摘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去心甘情愿地筑梯子。

我是该认真地生活,努力地长大了。买菜,是我现在生活的一件乐事。因为我买菜不是看菜而是看人,喜欢看爷爷奶奶开心地笑。第一次去菜市场,被一个老爷爷期盼的眼神震撼了,本是安享天伦乐的年龄他却在寒雾中卖菜,那种辛酸感无法言喻。也许我只是想和那老爷爷说说话,也许我更想他快乐点。最让我开心的是某一天,一位奶奶叫住了我,她说:你是璇璇吗?转头的那瞬间自己快跳起来了,是儿时邻居家的奶奶,于是,每天早上我会直接去找她,和她说说笑笑,再买点自己需要的菜,每次会多给她几块钱,扔了就跑。因为我知道奶奶会少算我钱。从来没有这般的活过,每个细胞都在地球上。

生活,真是一部悲喜剧,只有融入其中,才能知其苦乐。饽哥开玩笑说,你的人生就像狗血的剧本,你是想演一部女生的励志故事还是白马王子降临的爱情故事?毫无悬念,我选了前者。这其中的苦与乐,像那幅画的云与花,相伴而存,才美。

距十八号只有两天了,最后的诊断一定会是康复得很好,一切都会好起来,肯定没事,我会开开心心带她回家。我这么努力地把一切变好,我知道全世界的力量都会来帮我。

此刻,我的世界,奇迹还没有出现,末日也没有到来,而遭遇的这一切,并不是在阻挡我的前进,而是让我下定了更大的决心。

Xuanr.

Tagged

Game over.

我曾说,我想过失败,想过成功,但从未想过放弃。
我曾说,尽人事,听天命。

但我未曾想过,还有这样一种结局,这样一次天命。

请原谅我现在不能接你们的电话,一是现在正在输氧,说话很难受。二是我真的不想一次次重复,我没事,我很好。有时候,听多了安慰,便真的会难受。

我想我的人生越来越完美了。在考场被人抬了出来。只可惜自己没有意识,无法体会被众人横抬的感觉。其实吧,我最想说的是,真的不是因为紧张,要不也不该是第二轮考试倒下。感冒近一个星期了,吃饭反胃,药倒能饱肚。直到今天中午开始拉肚子,就急急忙忙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午睡起来又喝了一瓶。医生说,乱吃药,大量的藿香正气水药导致什么血管什么的,然后什么什么,最后大脑缺氧,供血不足,加之体质虚弱又重感什么什么的,就倒了。所以,我真的不是紧张。因为自认为政治考得很好,英语作文写的蛮好,一切都是有希望的样子。直到自己醒来时世界已成天花板的模样,才知道一切该结束了。

放心吧!我真的挺好的。不要为我担心抑或可惜。不要像我那傻不拉叽的弟弟,比我还懊恼还不甘。有什么的,听天命,既然老天要开这样的玩笑,那我就陪他笑吧。

我是很努力,很刻苦。因为我知道我想要去的远方,所以,对于我来说,这半年一点儿也不苦,还乐在其中。从一开始,我想追求地是更快乐的人生,既然目的是为了快乐幸福,为何要让所谓悲伤来画句点。

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我的二颠和三颠能开心,不要因为这件事而难过。我一直告诉自己不哭,可一想到你们,就再也止不住。三颠说,一颠啊,是不是考着考着睡着了,醒来发现考试结束了。

放心吧,翦某某是不会打倒的。
我会接受一切。
只要我爱的人都好好的。

我想过失败
想过成功
从未想过放弃
也决不会放弃。

既然
二十四个小时
不足我去实现梦想
那么
我用一个又一个的二十四个小时呢?

既然
三百六十五天
不足我去认识这个世界
那么
我用三百六十五颗心的力量去感受呢?

一切
都未结束
或许
只是一个更好的开始。

Xuanr

20140104-201539.jpg
(长沙 财院 夜景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