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3

不必逞强,笑靥依然。

Loy说:

你被卡住了,不上不下。

不走极端的人,注定平凡一生。

你走极端吧。

要不就很轻松很"无所谓"地学。

可知道你做不到。

要不就用全心用全力只做一件事–考研。

你以为你现在很"努力"了。

可是你没有!

一方面你依旧在乎了太多,到最后你什么都在乎不了的,无法无能力在乎了。

另一方面明明你的路有地毯,你却偏偏推开它,光着脚走石子路。

放开无关一切放弃已失去的一切。

半年,只做一件事。

跟着心,对准目标。

再正确"努力"。

只是一段时间。

到时候。

你就会像每次假期见面时那么轻松地疯玩了。

20130723-225628.jpg

(拉萨 Loy 摄)

Tagged

飞吧,萤火虫。

几小时前,坐了一小时公交,目的——萤火虫。心情:爽呆了。
几分钟前,冲了一个冷水澡,目的——清醒!心情:气爆了!
现在,貌似清醒了,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我也得把今天的感触敲出来。

来长沙恰好一星期了,第一次一个人生活,以为自己可以超越凡人永无止境地疯狂学习下去。反正,累了睡觉,醒了看书,干嘛休息!这样非人类的想法支撑了我六天,每天从七点看书到十点半,中途出图书馆吃个晚饭,每次踏出图书馆那刹,有种回归人间的感觉。还训练了一种特能,倒在哪儿都能立马睡着。不过,每天最艰难的时刻还是把脑袋从桌上拔起来的那刻,因为!不仅仅是没睡饱不想醒来,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动!手麻脚麻,难受得要命。但,强大的翦某某还是整整坚持了六天,至少开头是好的。这种外来星物的节奏昨晚被老跟打破了,什么是好兄弟好哥们?就是半夜三更给你电话,省略“喂?”直入主题——快给他搞六七篇大学生社会实践报告,然后你想都不想可行性便冒出:好!这不算“真爱”算什么?!原来,兄弟哥们也不是那么好叫的…最后的结局是,熬到一点给他搞完,早上依旧六点爬起,一天又继续疯学,然后,光荣倒在图书馆。

我呢,是打不死的翦妖精,看书不行了是吧?好嘞,我就撑着半口气溜去了植物园,我要看萤火虫(前几天得知的消息)。六点半,脑袋里全是那一闪一亮,幽绿的倩影。飞舞吧,萤火虫。这是当时我给这篇文章命的题目。可是,现在,我不得不去掉舞字,因为它最终没有舞起来,我看到的,只是它飞逃的命运。

萤火虫。第一次认识它是小时候爷爷带我去河边玩,在回家路途的草丛中发现了它,依稀还记得那刻的激动与欣喜,好像看到了仙女下凡似的不可思议感。不知为什么,爷爷的话我依旧记得那么清楚,他说:萤火虫要经过六次蜕变后才变成蛹,再约五十天才变蛹成虫,所以它的生长时间相当长,接近一年,但成虫平均只有5天左右短暂的生命。那一刻,我看着那个发光体即是崇拜又是同情,十几岁的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脆弱,那么幼小美丽的生灵,经历了漫长痛苦地蜕变,换来的却只有那么短暂的呼吸。还天真的以为,它是世间寿命最短的生灵,所以,牢牢记住了它,也深深恋上了它。

第二次的遇见是很多年之后,那时爷爷已经走了,我也考入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因学校是全封闭式,而自己因胃病申请了住家,每晚就一人回家,穿过安静的长街,漫过较深黑的夜。某一晚,因失恋外加成绩飞跌400多名的噩耗,不想那么快回家让爸妈看见肿成樱桃的眼。于是,一个人在马路边溜达,某一拐角的草丛深处,我又看见了它。而且…我就那么没节操地放声大哭。我想我上辈子喝水喝多了,泪点低到汗颜(连陪弟弟看喜洋洋和灰太狼的剧场版都会哭,可以尽情鄙视我)。哭累了,就一屁股沓在地上,默默看着那几只飞舞的萤火虫,特想爷爷,特想特想特想。不自觉的自己用手轻轻握了一只,打开的一瞬间以为它会飞。可能这次是它同情我了吧,它安静地在我手上一动不动。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它,尾巴上的光呈黄绿色,一闪一闪,真的好美,美得让我心碎。放飞它的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原来,黑夜才是它美丽的源泉。

第三次便是今天。我失望了。不是对萤火虫而是对所谓的素质公民。近八点半,我到了植物园,萤火虫放飞处已经堆满了人,密密麻麻,庆幸自己没有密集恐惧症。九点,萤火虫放飞。一条细细的长线为萤火虫和人类划好了界限,它为我们表演,我们为它心醉。一开始,人们有秩序地围着长线,一同期待着,等待着,孩子玲珑的笑声更甜蜜了气氛。我的幸福感也快飙升到顶峰,这可有上万只同时放飞啊!九点了!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看着工作人员手中发着荧光的袋,他用力一甩,上千只萤火虫飞舞了起来,美呆了!那一瞬间,感觉它们可以把黑夜焚烧了。难怪木心先生说,萤火虫是会呼吸的钻石。可是!!!美只是那一瞬间,为什么呢?因为有部分无知的中国人,啪啪啪,所有的闪光灯几乎把黑夜变成了白天,掩盖了那些尽情飞舞的精灵。傻啊,你开了闪光灯也照不出那种美啊,只是毁了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美瞬。我只能抬头望着已经飞上树梢的精灵,那儿还是黑夜,那儿还能让它们舞动。比星星还美的闪点,映得我心暖暖的。突然,被工作人员的吼声唤回现实,往前一看,无数人已经冲进线内捕抓萤火虫,几个瓶子已经被照亮了,依旧是美的,只是美得那么不纯粹。我急了,看着无奈的工作人员把未飞起来落在叶上地上的萤火虫轻轻握着,再用力抛出,它居然还是能飞得!于是,我看着前面的陡坡和那些肆意的人们,十厘米高跟只是不能让我走上坡嘛,怀着愤怒就爬了上去,趴在地上找未飞起的精灵,重复工作人员的步骤,看着一只只精灵从我手中苏醒,那一刻,心里默念的是,快飞吧,快逃吧。望着飞上黑空的精灵,看不见了舞姿,有的只是逃亡的苍凉。还好,黑空是安全的,它们还是飞了。

令人最悲哀的,不是那些无知的打着闪光灯的人,而是我们的部分中国家长居然诱使孩子去抓,抓得最多的是一个个体壮如牛的所谓的大人,那些有着素质的公民。天啊!你们知不知道它们都频临灭绝了,萤火虫给你美,我不要你感恩它,你也没必要去残害它吧?知不知道,萤火虫只能在潮湿的地方存活,你们把它关在瓶子里它会死掉的!当时,我拼命地吼,你们别抓它,它本身活不了多久,你们这样它会很快死去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听我的,大家都在黑夜中作恶着,仿佛那刻的黑夜正是他们最好的盾。我不知道那些中国人怎么了,从闪光灯到捕抓,一件美好的事被他们折腾成令人寒心的事。好友说,这样的情景应该只能在中国看到,今晚我们不是来看萤火虫的,而是看闪光灯和那些骨子里的丑恶。

萤火虫的美丽,是很短暂的,它是在用尽一切来展示那份完美。我感谢老天创造了那么坚强又善良的精灵。希望那些已飞逃的萤火虫能越飞越远,飞离没有中国人的远方,即使我再也看不到你。

又到了一点多了,想说的还很多,但为了明天的奋斗不得不睡觉了。这一刻觉得,萤火虫经历那么漫长的时光才蜕变成让我崇拜的精灵,尽管它只有五天生命,都是那么值得的。我不再同情它,同情的是那么没有常识缺失道德的中国成年人,想说,你已经毁了你自己,请你手下留情,不要毁了祖国的未来!

晚安。

xuanr

(之前文章的每一张图片都是自己或者是自己拍的或者是相关人留下的,但唯有今天的那张萤火虫,是在网上找的,因为,它的美我拍不出来,更不愿意拍。)

20130720-073707.jpg

(武夷山 摄)

藏红花

<书>
“藏红花的每一根花蕊都如同蝴蝶的长须,细致紧密,蕴含着无数樱红色的颗粒,倒入江河,也许能染红半壁山川。”
–题记(毕淑敏)

初中,偏爱新概念系列、《萌芽》,喜欢那些小作者字里行间透露着的青涩幼嫩调调。尤其喜欢有题记的文章,一两句十几字的组合,句句渗心,字字触情。今第一次引用题记,只是因为喜欢它,想让它成为我的一部分,或许它是那么不协调,或许它根本不属于这儿,但我的占有欲放不开离不了它。十五六岁,爱做的梦是,有一天自己也能用简单的字修筑成一座座小城堡,里面盛开着属于自己的藏红花。

藏红花,日开夜闭。淡蓝色、红紫色或白色的花瓣下有颗火红火红的“心脏”,亦可治病亦可制香。我喜欢它。

它是我前几天认识的新朋友。那天,我和K吵架了,一股劲冲到书店,习惯性想找个出路口,找个新朋友带我远离那些是非。书店,不论什么情况下闯入,都会给我一种心安的感觉。在畅销书展示台,一本红得刺眼的书特别耀眼,走近拿起后立刻就爱上了,因为简单的书名和那一段文字(题记)。它是被包裹着的,无法知道里面想迸发的是什么。心情的压抑顾不上像往常那样选"朋友",那一刻只要有一个朋友带我远离我的世界就可以了。等不了回家,便选了书店一隐蔽角落坐下,一翻开,吓了一跳。原来,它是一本写军人的书籍。那一刻,恨不得跑到收银员那儿问问可不可以换书。可是,看着被我剥落的塑料包装和手中的十元钱,狠狠跺了下脚后,还是乖乖坐着了。一本书,我最喜欢的故事是<藏红花>,一个新兵和老兵的故事。藏红花,太阳的粉末。拥有太阳的温度,附有希望感。表里如一,拥有可以救人的"心"。生时饱人眼福,死后救人水火。很想透过盛有藏红花的玻璃瓶看太阳,就像透过文字看到田久麦、高羔子的微笑一样,有泪水划过的微笑。军人,傻气,真气,帅气。

<倏>
倏地。时间没了。
一直想写的是那几日的点滴与心情,此刻,藏红花却霸占了我心头。言归正传,记录那几日,走火入魔的日子。

大三下学期,比流沙还迅速地从手中滑落了。摊开握紧的拳头,除了一把无味无色的空气外,一无所有。考研,它是伴着三月而来的,如今已七月,花开花落都有其各自的轨迹,唯独我的迷失与漂浮,让考研的轨迹越来越浅,最终可能消逝无痕。半年,唯一的印记,唯一的收获,是最后的一星期及考试日,自己带来了一个自己。一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自己。

每日的时间几乎都用于考研上,虽效果有点欠佳(原因自知)。数学、英语轮流交替,遗忘了专业,回绝了入党,一切悄无声息,又轰轰烈烈。本打算的是用两个星期去准备期末考,自学三科专业,舍弃第一只求及格。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在我开始复习期考的第二天,正为审计学的难懂会计理论的难背所困扰时,接到学校临时通知,考试提前一周!那一刻,有种挂科完蛋的预感,消极郁闷了几分钟后,一股脑拿起书本就计划,圈圈叉叉一轮回,世上最恐怖的计划表诞生了。接下来的一周,除了吃饭、走路、睡觉等全是看书,曾每晚十一点妈妈睡前的电话成了每晚叫我回寝的闹铃。临考前三天,听说审计难到要出注会的题目,第二天清晨便冲出学校买了一本厚厚的审计学注会书,没日没夜地看,与时间赛跑,与自己超越。身边的人不停地说,根本看不完、没有时间、太难、你疯了…等等。可我反复告诉自己,昨天已经死去了后悔都是浪费,明天还在继续改变的都是机会,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呢。于是,在考前的一分钟,我还在看着注会书,只是那时候的书已经有了黑黑红红的线条文字,说真的,那一刻的自己是安然知足的,即使接下来的试卷一题也写不出,自己也会微笑,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努力做到最好了,至于结果,交给上天吧。哈哈,拿着试卷,刷刷刷地就做完了,黑白的试卷像一个个远行却不曾远离的好友,我们寒暄了会,再各自微笑着向前。

曾经,以为自己是怕痛的女孩,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孩子怎能受得了苦。可往往是自己不断地给自己惊喜,现在回头看那几天的日子,还是会心疼那女孩的。近两个星期,因疲劳过度患了淋巴炎。一开始不愿意花时间去看病,就跑去药店自己选药。第一次自己下的诊断是口腔溃疡,因为嘴巴里面烂了,好痛。吃了几天药,不见好转反而引发了牙疼,又自己买了牙疼药。连续几天的睡不了觉吃不了饭说不了话,朋友问我怎么了,我拿着牙疼药,随意在说明书上选了一个名词说,我得了牙龈炎。最后,痛到三四点,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流泪,才知道明天必须得看医生了。"误诊"加重了炎症,没有时间打针,靠着药一点点消痛。考完后的一天,自己站在寝室的秤上,八斤肉没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凹陷了,被黑色围绕,憔悴地好像大病初愈。其实,我就是初愈了,不仅仅淋巴炎消退了,而且我治好了考试,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想起钱钟书的一段话,你要永久,你该向痛苦里去找。不讲别的,只要一个失眠的晚上,或者有约不来的下午都能使你尝到什么叫做“永生”的滋味。人生的刺,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消失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好像,这次,能懂它了。

以前,Loy说:强悍只是我的口头禅,但它与我无关。如今,我大约有一年多没有主动找过他,没有发过短信没有打过电话。几个小时前,他从拉萨打来电话,诧异之余他又教会了些许道理。一直以来,他是我佩服的男生之一,高中因为喜爱拉萨,不顾一切一人去了那儿,一呆就是几年。我喜欢他的勇气与魄力,那会是我憧憬了一辈子却始终无法前往的旅途。前一年,因为他家的原因被迫回家,我一直以为他真的屈服了会一直呆家。可今天的他依旧站在拉萨的土地上,头顶着我最憧憬的蓝天白云。虽生活带苦,但心是甜的是真的是最初的。他问我,未来怎么打算?是不是我自己亲自选择的?我问他,你后悔不?他的答案是:"我问你那条路是不是你自己选择的,因为只要是你自己选择的,无后悔可言。"无后悔可言,过去亦然,未来亦然。因为,都是自己心要走的路,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必自己折磨自己,自己为难自己了。

很多东西,都会陪你直到你不需要它为止。但很多人,往往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突然消失。二十一年,走过那么多的路,见过那么多的人,看过那么多颗或纯洁或无良的心,听过那么多的不知真伪的话语,成了今天这个越来越“狠”的自己。昨天和雁在JJJ坐了一下午,说了很多很多。她说我是坚强的,因为我可以狠下心,不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总是选择理性的方面。那一刻,突然想起了那次意外看见门存在她手机上的我的名字——翦坚强。刚Loy也说,我再也不是那个遇到一点点挫折就打电话给他,只会大哭不讲理的小女生了。或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伪装的坚强真的已经无声息地融入到了我的血肉之中,再也扯不下那层伪装的皮囊了,即使强行撕扯,你看到的也会只是血肉模糊的躯壳,所以,没有谁会傻到忍痛去扯下它。

Ps:断断续续地写此文,心情起起伏伏。多次打算放弃它,但日子是我的,回忆是我的,答应过自己,要把每个月的自己都记录成文字,这是承诺。无论这一路谁会离去谁会到来,我都不应该失去自己,不应该停下自己的脚步,我还有自己,除了爸妈,只有自己才可以安稳的依靠,永远不会倒不会跑。翦某某,我喜欢你。原来,听了那么多句,我喜欢你,我爱你。唯有从自己嘴里发出的,最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加油加油,翦坚强,考研,“石”+“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
剩下的只有这些了。

xuanr

(家 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