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3

如烟

“在床前望着窗外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吻过她的脸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2007年夏天,十五岁。第一次遇见长沙。支离破碎的片段被热腾腾的水汽模糊了,像极了今天的长沙,太阳不温柔的不像话。好像,那天我穿了一套黑色的蓬蓬裙,和爸爸妈妈在一座形状怪异的建筑物外等一个人,一个从一开始我就想避而远之的人。不是他不好,只是他太高大,那种人的存在会阻挡了我的阳光,潜意识的不想靠近,但我不得不叫他干爸爸。
人生就是这样的滑稽可笑,明明那是你最想逃离的,可你像被鬼压床一样想挣脱却无法醒来无法动弹无法呼喊,最终只能被那恐惧感吞噬而适应。更可笑的是,当你在河边信誓旦旦说我一定要考上XX大学时,另一女生问,那是什么大学啊?你高兴似小精灵一样,手舞足蹈描绘着它多么的美好。一年后,她去了那个城市而你坠落在了长沙,一座没有春秋只有热腾腾夏冷冰冰冬的城市,一座你十五岁那年狂言说不要停留的城市。不要说懂你。因为一切的戏剧与荒芜只会在你心中开花。

Continue reading

Tagged

一半

嗨 还记不记得一个女生

她可以在自行车上漫无目的地流浪一整天开心着她的开心
她可以一天去三次道馆练跆拳道喜欢汗水滴成图案的感觉
她可以一个人挂着耳机绕操场跑步偶听路人说她适合奔跑
她可以一整天坐在书店角落只为反复翻着那几本书如幻城
她可以泡一下午的游戏厅只开车重复着飘移转动着方向盘
她可以打几个小时的篮球只因强迫症要沿线进球却老不中
她可以暗恋全校最坏的男生两年两本日记而成绩仍在榜前
她可以把喜欢一个人当成独自暗喜的秘密而不留任何痕迹
她可以答应他但隐瞒着对他的暗恋陪他一起天不怕地不怕
她可以因为他从此只穿她喜欢他的黑色为他转学不顾未来
她可以不用脑袋只带着那颗倔强幼嫩的心去挥霍无视生活

Continue reading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