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3

想太多的单细胞

一件小事而已,却引发想剖析自己的欲望。一个叫想太多的单细胞。

今晚,又是与高数对抗到近十点,心安理得地翘了课。M下课后找到了我,两人嘻嘻哈哈地回了寝,一天的充实充盈了那颗越来越坚硬的心。被自己撑起的天空湛蓝得不像话,美好得快失了真。

Continue reading

Tagged

终会退场

雨越下越大,好像想用尽毕生的力气去冲刷夜的黑霾。陪伴着的,是雷公的嘶吼,是闪电的撕裂。

我无法抽身于此,即便有千万个该睡的理由,譬如过往与明天。其实,这只是自我放纵的借口,我不想管这刻的自己而已,任其被比黑夜还黑的回忆镜头吞噬腐烂。

清醒理智时,我不想触碰那一切,可一旦免疫衰退思念奔涌而来时,责骂自己之余仍会贪念当下的咖啡味,我爱的无糖无奶咖啡味。是该戒的味道。

生活在不断的前进,熟悉的人会离开,陌生的人会相逢。而我只需做一件事–扮演好自己不同的角色,勿大喜大悲。回想曾经的种种,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未分析解决问题,而是随临时冲动去做事,可往往事与愿违,越弄越糟,得出结论,无论怎样我都会把生活过得乱七八糟。还能怎么样?改呗。

刚好大一个响雷,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枕边娃娃。雷继续着,刺穿音乐震透心脏,怕又能怎样,听多了就习惯了,抱娃娃的力气也无形中轻了,因为始终要学会一个人的。

曾期望的事情如今实现了,却毫不在意了。那么,现在期盼的事情在未来成真,也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木然无谓。曾,希望初恋、死党C、好兄弟T都留在长沙,昨晚T告诉我他已在长沙工作了,说已好久不见我,一起吃个饭吧。还责备了我从不给他电话。从得知消息起,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敷衍地答着应着,我知道我不会去的。就像从开学起答应他的电影C的爬山都一直被我拖着。我怎么了?曾那么在乎的人啊。嘴角一丝坏笑,只因为他们看不到这文章(除了一个,原谅我真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拖什么,可就是不想动了。或许真想静如水的日子了。亦或许时光已让他们无声地退场了。原来,期待也是有期限的。

我想我是一只刺猬。会用皮甲对着划伤过我的人,包括意外或不是故意。用有温度的肉体对着少数时光为我沉淀下来的人。这只狡猾的刺猬会为自己画个安全圈,它会用笑脸和手去迎合他人,给外人假象温暖,却把自己封锁在圈内,永远不允许侵入者踏入一步。所以,刺猬很快乐,有知己有自己,也有很多很多应该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此刻半成熟的自己,要做的是找到成熟真实的自己,否则哪来一个完整的自己再去爱另一个他。一个陪我天荒地老的他。一年的时间,不乱于心,不困于情,无所谓爱,只寻自己。不过,翦某某还会去爱,很爱很爱用生命去爱。只是不再轻易去爱。世界太多种颜色,习惯黑色的我看不清辩不明哪是爱的颜色。摸索着前进,不离不弃的黑。

雨还在继续,雷声却退场,该睡了。
晚安。
好觉。

Xuanr

20130723-210731.jpg

(武汉 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