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翦氏小诗

安好如初 静适如云

1
一直闭着眼爱你
黑暗无光
荒芜
寂寥

无畏
无惧
黑中透红
如闭眼看太阳

一直踮着脚等你
重心不稳
跌倒
摔坏

无怨
无悔
摇晃晃摇
如倒立不泪流

2
夜空 期待有彩虹
雨天 期待有繁星

骑单车 摹多美也哭着笑
画玫瑰 摔多痛也笑着哭

春天的花 开在秋天落叶纷飞的季节里
那些人儿 落在白天黑夜重叠的隙缝里

3
不醒的四月

连白日梦都给不了结局

无眠的五月

画笔却摹不出了四月花

那么

往下你理应成为世间最傲骨的女子。

西毛

(摄 桃源 四月天)

20140501-001227.jpg

20140501-001746.jpg

Tagged

喃喃

一直在我周围萦绕
窗外空虚盈满的光
及那舒倘漫长的影
应该剥离过了热闹
你在那里过的可好
我在这里安静依旧
平常心遗失了骄傲
风可否能替我拥抱

一直在我心中萦绕
窗内孤清慰藉的灯
未囚禁世界的渺小
未掩没斑驳的扉页
为什么会觉得苍老
身边爱我的人很好
天空海阔飘飘渺渺
你是否在对我微笑

西毛
(图:自家的阳台上放了一张桌子,一堆椅子,和书,循环着我未来几百天的日子。)

20140422-220141.jpg

Tagged ,

Being and Meaning

被你在乎的人所需要,是件幸福的事。

被爸爸需要着
我要健康、快乐、温暖
这样为我奋斗的爸爸会融化掉他所有的疲倦与劳累
我知道
我是他的宝贝
是他的小晴人

被妈妈需要着
我要微笑、学习、勤劳
这样伴着我生活的妈妈会淡出她那乏味单色的日子
我知道
我是她的希望
是她的小生命

被大爸爸需要着
我要乐观、洒脱、聪慧
这样与我百分之九十相似的女人会稀释她那有点浑浊的天
我知道
我是她的知己
是她的天涯人

被小爸爸需要着
我要能干、有才、坚韧
这样作为她护花使者的我才能让她的生活更甜柔与惬意
我知道
我是她的闺蜜
是她的小勇士

被奶奶需要着
我要孝顺、善良、体贴
这样教我写字画画的女人会安享晚年恬然老去
我知道
我是她的拐杖
是她的小士兵

被弟弟需要着
我要阳光、幽默、可靠
这样的我才能更好地伴他长大教他怎样让幸福开花
我知道
我是他的大树
是他的小伙伴

所以
我很幸福
常常会听到心
——开花的声音。

西毛
(对我影响重大的四个女人•妈妈•闺蜜)

20140422-221201.jpg

Tagged ,

Ximao.

1989年
六十年代匆匆来到人间,恰好七月,竟连毛发未带,故曰:稀毛。小时很聪明,只是不努力;又因为思念阴间的睡神,故尔多梦又贪睡,醒来偶尔写一些小诗,东拉西扯,颇自以为得意。
生命是最美丽可又是最悲哀的:最美丽之处莫过于我拥有你们的友谊,最悲伤之处则是一切如梦…

“西毛”:
我的眼睛里
再一次幻化出可爱的你
你,一个使我着迷的精灵
缓缓地离我而去
缓缓地离我而走
天空中没有一丝虚伪的痕迹
我沿着你消失的路途
去追寻慰藉心灵的足迹——
在我与你最初分手的地方
在我俩流泪的故土
可给我回答的是
无声无息

我的眼里
再一次幻化出可爱的你
你,微笑依旧
情愫依依
我不知
在我最后出走的那一天
是否再次看到你微笑中的送行
但是我会等待、等待……
因为你的情你的爱
早已把我缠绵
——稀毛

2014年
九十年代如约而至于人间,恰逢九月,淡雅清桂香抵不上三颠眼中斜阳微醉树微醺的深山故景,故被曰:杰灵。小时顽劣不羁,偏深得老天爷眷顾,混过了无知无忧十多载。
二十二岁如美梦初醒,恍惚般努力地在碎镜中看清着自己模样、世界原貌,一不小心瞥见了我最深爱男人深藏的影子。影子悄声说,他原名稀毛,热爱写诗,爱过“西毛”,不曾爱数学。
我爱他,故自曰:西毛。

稀毛:
我不知
在你最后出走的那一天
是否看到了她微笑的送行

我不知
在你与她分别的那一晚
思绪的编导到底是光 还是那背影

我不知
你睡眼惺忪提笔写诗的模样
还有 类似于让我落泪却非我所属的诗句

我不知
是什么让那狂热痴迷的心逐日远去
换成了一种隐秘会褪色会消逝的负荷

我不知
该如何全力以赴
才能找回说话似诗句梦想似食粮的你

可不论
你是会写诗的父亲
还是会教数学的爸爸
你都会拥有我这不会写诗不会做数学题的女儿
以及我渴望霸占的心 依靠的肩和会落泪的眼睛

稀毛
最初,我来之于你
最后,愿归至于你。
——西毛

20140325-164154.jpg
(2014年3月 桃花源 摄)

Tagged

短发

阳光二十六度
微笑三十度
心情零度
逆流泪
短发


再见
顺流雨
零度欣雪
零下负为雪
他处无负无雪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