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时光隧道

绝不辜负 这碗鸡汤

2016年的秋天,25岁,是18岁与自己约定好,要开始化妆、踩高跟、穿裙子去横穿马路的一年。一直以来,我喜欢用特立独行去标榜自己,也特希望自己爱上的是一个特别的人,他可以不完美,却一定要异于常人。于是,从青春懵懂开始,我便寻找那个人。十几年间,我遇见过被暗恋两年的不羁少年表白的初恋,遇见过只因热爱,身揣五十元、退学独自去西藏生活几年的loy,遇见过假期各种努力打工的绅士学霸,也遇见过陪伴六七年最终远去了新疆的兵哥哥。但唯独本命年遇到的另一个特别,是我开始觉得我是生来驽钝平庸的常人,只想要他的不离不弃,守我一世平淡。

他是理性内敛却不失理想的浪人,我是感性豪放也死抓理想不放的疯子。我经常会不由自主说一些直白炽热的情话,他总是拉拢外套,说,我好冷。或者,还补一句,我刚才都打了一个寒颤。但,我喜欢说完这些话之后,两人相视而笑的模样。估摸着,他读完第一段的最后一句话后,又会想找被子暖暖身了。
Continue reading

Alice

曾经的梦想还在坚持吗?

所有的一切都珍惜了吗?

连续加班半月后,不知轻松是何感了。期盼中的唯一一天周末,还是没有等到预定设好的闹钟,六点多便在床上反反复复,天知道,我有多么想好好睡一觉,睡到曾经会一睁眼便是十二点的满足。

清晨闭着眼的失眠,是不同于赖床的慵懒。八点五十八,闹钟响了。花一分钟睁开眼睛,再花一分钟打开手机,点开高铁管家,深圳北–长沙南。可惜,再一分钟后,所有的信息都成了灰白,已售完。那种放下手机的沉重,好似被抽空所有元气般,瘫软、无力。

闭着眼睛,继续着我的失眠。我想起了那年在家备考的日子,每天傍晚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的样子,看着沅江的静谧,听着骑行带过的风声,幻想着一年后考上研究生后的生活,然后,会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傻乐傻乐般加速往家踩,迫不及待想去多努力点。
Continue reading

换季阑尾

一场病,让我把深圳的夏天过成了秋天,短短的几天恍如过了一个季度。一直很期待深圳的秋天,想象中是自己穿着风衣,活蹦乱跳去租自行车,然后,做一个自在如风的女神经。可如今的现实是自己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套着那件本可起风的风衣,在医院大院内缓缓步行,偶尔还担心肆虐的冷风侵入我的伤口,不由自主地拢拢外套,像年近过百的老人。

曾喜欢生命里充满惊喜的意外,比如买咖啡时老板送的蛋糕,比如书屋满座时突然有人的离开。本以为专注热爱着这些惊喜会更热爱自己的生活,便会有意无意的去忽略一些生命中的惊吓,但这一次意外的惊吓,却让我开始体味到了另一种对一些人与事的热爱,这种热爱是强烈与真挚的。
Continue reading

Tagged

一些特别

总有一天

我会离开这儿

告别这种生活方式

带着不一样的自己重新出发

但,这里所有的回忆

努力与坚持

收获与感动

都会永远留在生命的印记之中。

上周五开始的拓展训练,像一杯蓝色的墨水,瞬间掩盖了曾经生活的苍白,留下了站军姿时看到的天空蓝。被染蓝的那瞬间是愉悦的,可当一切沉淀后,面对一片寂静无声的蓝,自己却显得好手足无措,会不由自主怀念曾经痴迷过的白。

两天一夜的拓展,我确确实实收获了很多,也打破了这两年来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交那么多好朋友,第一次参加篝火晚会,第一次在外那么豪放地喝酒,也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憋不回眼泪。那两天的自己,好像曾经被弄丢过的自己,不再小心翼翼,不再过度自卫,不再假装安静,甚至成熟。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小王子,好好的。

靖儿:
        对不起。我现在好恨我在离你这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好想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像往常一样,逗你笑。好怕你越来越内向,越来越封闭自己,怕有一天连我回来靠近你的时候,你也会把我推开。
        刚我妈给我电话,告诉了我你最近的状况。那时候姐姐还在加班,挂完电话后,脑袋一片浆糊,便想你想哭了,好想给你电话,但时钟已指向十一点了,现在你应该已经躺在床上了吧,只是不知道你睡着了没。
        靖儿,我真的好想你,从未想过我在这陌生的城市一个人放声大哭是因为你受了委屈,深夜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痛恨自己不能好好陪在你身边。你现在还好吗?不要因此不开心好吗?姐姐知道你很努力,也知道被妈妈打你的痛和被剪掉头发的自卑。但好弟弟,在姐姐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帅的,也一直是很勤奋的,只是学习的方式需要改进。我很想帮你,可是这条成长的道路只能由你自己去感悟酸甜苦辣,长大是需要感知各种滋味的,而痛苦是其中最有效的催化剂。我希望你是踩着痛苦长大,而不是被痛苦吞噬。
       靖儿,现在脑袋里总有你的各种笑脸,从小到大,我有一千种逗你笑的方式,可现在我连看你哭的机会都没,一直想,如果我现在在家,会如曾经一样,给你买瓶云南白药,命令你坐下,给你涂药,听你惨叫。如果我现在在家,会实现曾经对你的承诺,真正靠姐姐自己的能力去带你吃你最想吃的大餐,看着你吃就是我的满足。还有要陪你去体育馆,打羽毛球,或者第二天我又会把你整醒让你陪我去晨跑…可惜,这一切都只是现在的渴望,渴望能在你身边。
        靖儿,在我心中,你就是我最亲最爱的弟弟,你也知道的,你也能感知的,我是那么爱你心疼你想保护你。姐姐希望你能好好努力,考大学考到离姐姐近的城市,那样我就能像小时候一样保护你呵护你了,不用像现在这样懊恼与无奈。
       记住姐姐的话,你没有能力,你不变强大,生活只会一直复制,复制你每日的辛苦,复制你此刻的难受。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精彩,但你和我都生在普通的家庭,想要感受那些精彩,我们就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否则,你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会如庸人一般索然无味。希望十年后独立的你,不要日日夜夜为如何生存下去而苦扰,而应该是站在生活之上去追求丰富饱满的精神享受。我说的这些你都不需要太懂,因为,我现在最希望的还是你能好好的、发自内心的对我笑,然后依赖这个一直挂念着你的姐姐。
        晚安。我的小王子。我想你。

IMG_2303.JPG

一丝透明

我知道,如果现在不写下这刻的心情,以后再也不可能补上了,就像曾经未开过口的感情,一旦错失,便永远都找不回了那时的深刻。

一天,我拥有二十四个小时,近十五个小时在公司,有十三个小时在工作,日子便被我这样一天又一天的复制掉了。

早上,总比闹铃醒的早,有时候会睁着眼睛发呆,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一个人在坚持什么,而更多的时候是放一首eason的歌,借一点点力量爬起来,去赶那从不误时的班车。

晚上,总比公交车下班晚,走在只剩路灯的大道上,显得自己无比渺小,像被坏掉的机械人,程序性打开总是漆黑一片的门,开灯,脱高跟。

好友告诉我,自己一个人住在外,回家开门时一定要习惯说一声我回来了,即便里面没有人,这样就不会有坏人知道你是一个女生住了。

我说,好。可却从来没说过那句话,因为我更害怕听不到回应,会显得我的新家如此寂静与空荡荡。

我应该是丢掉了什么的。好像前天门给我电话,好开心说,璇,我下周周末休三天,你陪我去厦门吧。

我说,下周末我很可能要加班,晚点给你打过去,现在还在加班呢。可近十二点才回家的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洗漱完,便倒床睡去。

突然想起,第一次一个人住的那晚,怕黑,怕走廊的脚步声,怕不知哪儿传来的响声。而现在,即使有任何异样,都抵不上我要睡觉的渴望。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和闺蜜好好谈过心,好久好久没有去赴宝和BC哥哥的约,也好久好久没有和妈妈爸爸好好说句晚安。好陌生的翦某某,没了梦想,没了热情,没了自己。

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电话没有了可以拨过去的数字,更没了想去依赖的心,成了一个远离亲情、疏远友情、隔绝爱情的翦某某。

可这也是一个真正开始慢慢用时光打磨自己的翦某某,我并不知未来的自己是何种模样,但至少会是自由的,因为没有不辛苦的自由,这是独立后最深刻的感悟。

每过一段日子,总认为是最艰难的,可往往走过之后,发现那时才是最幸福的。可这段日子与幸福无关,它只属于我一个人,它是安静、平和与倔强的。

没有了把幼稚当个性,折磨着自己与亲人。更没了打着爱的名义,互相为难的彼此。只是不明白的事情依旧还有很多,就像如果要陌生何必曾依恋。

xuanr

IMG_4328.JPG
(第二次离开家的行李)

结点

【很容易靠近却很难走进
看上去和谁都很容易相处却只适合玩闹】

曾经看见蟑螂会大叫的女生
现在学会了与蟑螂先生和平共处一室

今早不是不害怕了
而是来不及去赶走
楼下的班车只剩两分钟

刚下班回家看见蟑螂先生
却有了一种同情或者更准确说是一种共鸣
好像曾经有人告诉我蟑螂是打不死的小强

(6•16 晚23:12)

IMG_3739.JPG

又一次的五月三天

有些事情你不做,你想要的生活就是得不到。

问题是

我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模样?

五月一号,我被一部红色越野车载去某家吃饭,那应该算是一座豪宅,它有雅致的书房,有落地窗的主卧,有温馨的老人房,还有我儿时幻想的有着地毯窗台的儿童房。主人做着精致美味的食物,笑着说着怎么吃才会更美味更营养。饭后之余,他还会熟练的玩弄茶具,清香从那干练姿势的间隙中溢出,好似生活都被轻盈了。

五月二号,我坐着公交一人跑去了图书馆,因为既然去不了远方让自己流浪,那就让心去流浪,流浪在那些流浪人的字里行间,去找回曾经自己的味道。我怀念大学的图书馆,那个霸占了我半个大学时光的空间,还记得我喜欢躲在四楼阅览室的角落看闲书,阳光偶尔爬入书面,自己会抬头对着天空微微一笑,那是好满足的笑。也记得六楼的自习室,我在某一固定的位子上坚守了一年,整天整天赖在那儿,赖在自己的梦想里傻乐。

五月三号,我被一部白色的小车载去另一家吃饭,这是一个破旧的家,但它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喜爱的地方。我喜欢这群人,喜欢看着他们大笑着对我说,现在在创业阶段,苦点没事。每次觉得苦的熬不下去的时候,都会来这个破旧的废工厂的三楼来看看,看着它们一点点的变化与成长,心会被满满地感动。认识他们这么久,每一次的见面都是在干活中聊天,他们几乎每天都从八点工作到凌晨,但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他们说好苦好累,反而每一次他们的笑声都那么爽朗,像儿时一起踩着自行车在油菜花道追赶时的笑声。时隔这么多年,每个人都长成了大人的模样,却戒不掉改不了小时贪念的笑声。

好久没有过来这边,今天每个人见到我都会笑着说,你怎么这么久没来了?

知道吗?这句话让我感到好暖好暖好暖,我不是一个人的,在这个离家万里的远方。

 

有些事情你不做,你想要的生活就是得不到。

答案是

现在不能说走就走,那就默默埋头苦干。

现在不能精致而活,那就安静认真的活。

在认真中慢慢雕琢,雕琢自己人生的模样。

把每一块微小的划痕,都雕刻成唯美的花纹。

然后,很多很多年后

自然而然,梦想的生活会如期而至,不紧不慢地向我说着它的模样。

 

 

 

(摄:Zou ZL)

IMG_3917.JPG

第一份工作 第一次感悟

生活本就悲喜交加
所以要去坦然接受

当快乐来临时
就去尽情享受

当烦恼来袭时
就理性去解决

来深圳恰好一个月了,说快乐,确实笑得连旁人都暖心;说困苦,也的确活生生狂瘦了下去。这是怎么样的生活?按部就班,却难以踏实;披星戴月,也乐在其中。

2015-3-2:“后天就该出发了,心里的忐忑不安,心里的念念不舍,都不知该怎样去收拾。”
现在回想,那段日子的自己真是傻到极致,每天担心着不可控的未来,每天怀疑着自己的承受力,每天乱脑补着错过的交集,把所有可能的坏情况都过了一遍,就像习惯性去包揽所有错误一样。那时候哪知道未来不会按照自己的设想发生,自己也没有那能力去制造所有的错误。
原谅那时候的自己,毕竟幼稚也只剩那么一次了。抱抱那时候的自己,还未从第二次失败中缓过来,却又担下了笔试三门注会的重担。很多人说我运气很好,第一份工作就已有较高的平台,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三十初一,还有个傻逼在抱着书啃,那么渺小的希望,就那么垂死地挣扎。可能老天心生了怜悯,给了她一条新生路。
也就那么明白了,每一次的努力,或许当时真的没能开花,但老天爷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去回赠你。刚开始你以为老天给你的是绝境,可往往他是在帮你打开了通向你渴望已久梦想的捷径之路。所以啊,不能对生活绝望,要和命运愉快地游戏下去,或许不深究那游戏规则,才能真正去游戏人生。

2015-3-8:“–最近在忙什么? –忙报恩啊。”
找工作,是踏入社会的第一次洗礼,洗掉你身上的幼稚,洗掉你对这个社会的我以为。第一次面试,我以为只是简单的自我介绍,随意地回答几个问题。但现实是一点半进去五点半出来,而老天也像看热闹般的来场大雨。第一次上班,我以为努力完成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但现实是,我不能再独来独往,为了和谐的生存,我必须要重新融入热闹的团体,不论他们是谁,早已无选择权。第一次看好友,我以为我们在同一城市,可以随时喝咖啡聊天,可现实是我们见一次面被各自的公司束缚着,还需要跨越不太近的路程。所以,我以为存在的意义,就是嘲笑着你有多么的无知。
但。身边总不缺乏爱我的人,姐姐会时时刻刻照顾我,家人会想尽办法帮我,朋友会经常关心我,连刚认识的同事也会为了我受的委屈而主动去为我解释,保护我,帮我。记住了每个对我微笑的人,然后,用自己的大笑去感染身边的每个人,其实,有时候没那么开心,但我希望你们会因为我而暖心,甚至一起慢慢开心。

2015-3-20:“真的快憋出内伤了,明明很难受,却突然傻笑一声,就哭出来了。”
这是连续加了N天班的一清晨,浑浑噩噩搭着班车,写下了那刻的心情。好友曾问,第一份工作就这样大的工作量能适应得过来吗?或许就是因为工作量太大,都忘了适应的存在,每天累到秒睡的节奏,哪有时间去纠结是否适应。后来,真的某一天自己停了下来,失控的情绪冲垮了之前所有的承诺,满地的脆弱,满天的思念。还想学从前一样任性去反悔,没想到被扇了好大一耳光,才恍然原来每个人都不再是曾经的模样。以前的自己只会躲着哭,而那天只敢在最敞亮的十字路口哭,因为怕,因为无能为力。短短的一个月,笑了很多,哭了不少,所谓的轰轰烈烈,是不是也包括这般得哭笑有常。

2015-3-24:“加班很累,但是一起奋斗的感觉很窝心。”
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已习惯和同事一起生活了,不再渴望曾经的独来独往,不再不适应每天12多小时的相伴。这是个很温暖的集体,也是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这儿的原因之一。上班虽然很累,但每一点的空余时间,都充满了爽朗的大笑。从不会担心工作多么累,只害怕遇不到简单乐观的友人。还好,如尝所愿。累死累活的第一份工作,配了一群有情有义的战友。

可你也知道的,生活会被一天天平常的日子磨平、冲淡,好怕就这样过着快没有梦想的日子了。进公司第一个十天,感觉梦想正随着上班天数的增加而褪色甚至模糊黯然。进公司第二个十天,梦想浓雾散尽后,裸露出来的是苍莽时间里有去无回的故事与故人。那么,如今我还能指望的,大约只是心灵的成长,祈祷生的优雅可以抚慰它的渺小吧。

[以为不再会更新Mercury,可不知道有一天我会在宝的公司陪着她加班,然后一个人在陌生的办公室敲打着还温热的昨天。]

xuanr

IMG_3007.JPG
(摄:大梅沙)

换季换心

1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
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
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不久之前在某微博上看到了这段话
有种被戳进心窝的酸痛
于是,挤着时间看完了莫泊桑的《一生》
在全文结尾处
莫泊桑借约娜之口说出来的却是: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
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根本没有后面那真正戳心的尖刺。

好像很多事情都如这般失落又释然
譬如你暗恋了很久很久的半陌生人
某一天却发现他不是你以为中的模样
甚至拥有你无法接受的弱点
无比失落后便也释怀于终于不再为他所困

所以
要学会接受每一个自己
即使她真的有点不可爱

2
今天是十月十六号
上午的日子依旧是睁眼-洗漱-背书-吃饭-看书
看着看着间接性神经病又犯了
于是,把自行车搬下了三楼
不知道可以去哪儿
但是知道没有人能够帮到我

出门的第一个转弯口
我碰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男生
他穿着厚厚的棉袄
有一种他从冬天走来的感觉
不真实感好似梦境抑或是穿越了
因为我明明刚进入秋天
一身单衣运动服

继续向前踩
发现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只是我
路上的行人都在了冬天
他们什么时候默不吭声地换了季节
为什么我也开始觉得好冷

还是没有目的地地踩着
冷风时不时灌入单衣
双脚不听使唤地加快速度
自己给自己产生热量
来适应这突兀的冬季

3
最终还是确定了方向
买了三斤香梨五斤柑橘
还有她最爱的奶油法饼

二十三年
第一次自己寻回老家
害怕记不清山路
害怕沿路的野狗
但更怕给她不了快乐

沿路的麦田已经枯黄
视觉的冲击再一次证明我已错过了换季
地球真的不会因为你的难过而放慢自转
更不会因为你的视而不见而停止变换
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现实世界硬得像块铁
怎么咬怎么受伤怎么落荒而逃

但精神世界会比想象中的富有弹性
比如闻到美食会快乐
比如听到温暖话语会放晴
比如看到美景会忘乎所以

抬头是湛蓝的无边大伞
四周是连绵的深蓝大山
左边有几头牛在伸懒腰
右边有几只鸡在排排走
上面还有大雁在玩滑翔
一切温暖美好的不像话

4
老家在一座山的后面
每次爬到山顶便开始叫奶奶
曾经幻想过以后带男朋友回家
一定要告诉他那一片的松树
全是我爷爷亲手栽的
还有那两棵老槐树比爷爷的年龄都大

当然的,我的突然回来成了奶奶的惊喜
她笑的像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小孩儿
我就是那颗意外的糖果

一直以来,对老人总有一种敬畏感
可看着自己的奶奶逐渐老去
敬畏感早已漏空
有的只是满满的疼爱与心酸
只能对着爷爷墓地祈祷
愿奶奶健健康康
我会养她我会照顾她我会呵护她
希望一切都能来得及。

5
离开老家的时候
穿过爷爷栽的松树林
每一棵都那么挺拔
忍不住回头看
想想象着爷爷劳作的模样
却看见了奶奶和小狗站在山顶
不停地对我挥手…

【我离不开一些人
他们就像我的氧气】

西毛

IMG_9806.JPG

IMG_0194.JPG